• 重要新聞

    健全體制機制 奏出和諧旋律——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構建和諧勞動關系工作綜述

    2018.12.20

    1

    2017年1月21日,在寧夏銀川市興慶區勞動保障監察大隊,一名農民工在辦理領取追討回來的工資的相關手續。(彭昭之 攝)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人們的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同時,構建和諧勞動關系工作持續取得新進展,和諧旋律奏響大江南北。

    一錘定音 構建和諧勞動關系體制機制不斷健全

    2018年10月27日,在北京市石景山區魯谷社區的街心公園里,75歲的沈良宏和記者聊起了十八大以來我國勞動關系的話題。這位曾經在山東青島當過一家小型國企負責人的老人同記者分享他的感受時說:

    “退休前的兩件大事讓我印象深刻:一個是《公司法》,一個是現代企業制度試點,我有幸參與其中。退休后我印象最深的是政府在2015年發的‘10號文’,真是一錘定音啊?!崩仙螂m然已經退休,但還保持著在體制內時的語言表達習慣,他把2015年黨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于構建和諧勞動關系的意見》稱為“10號文”———因為發文序號是10號,所以業內習慣稱之為“10號文”。

    高屋建瓴,高瞻遠矚,高位謀劃。

    老沈口中所說的“一錘定音”,也的確如此。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將構建和諧勞動關系擺在了重要的位置,作出了重大部署。黨的十八大提出構建和諧勞動關系,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全會均對構建和諧勞動關系提出了明確要求。

    正是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2015年,黨中央、國務院印發了《關于構建和諧勞動關系的意見》,明確了構建中國特色和諧勞動關系的重大意義、指導思想、基本原則、目標任務和政策措施。它是新時代勞動關系工作的根本遵循和行動指南,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義。在其發布后的幾年間,在黨中央的領導和高度重視下,各地區和各級人社部門共同努力,砥礪奮進,構建和諧勞動關系的體制機制不斷健全。

    首先是勞動關系法治化水平不斷提高,勞動關系法律體系日臻完善。2012年以來,全國人大常委會修改完善了《勞動合同法》,國務院出臺了《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人社部相繼出臺了《勞務派遣行政許可實施辦法》《勞務派遣暫行規定》,并配合有關部門出臺了《防暑降溫措施管理辦法》,為依法調整勞動關系提供了有力支撐。同時,企業依法用工、職工依法維權的意識逐步增強。

    源頭預防是構建和諧勞動關系的關鍵,十八大以來,我國的勞動關系協調機制逐步完善,從源頭上有效預防和減少了勞動關系矛盾。各級人社部門以小企業和農民工為重點,指導和督促企業與職工簽訂勞動合同,勞動合同簽訂率和履行質量不斷提高。

    與此同時,針對前些年勞務派遣領域中存在的一些亂象,相關部門依法全面開展規范勞務派遣專項行動,加強對勞務派遣單位的日常監督,做好勞務派遣行政許可工作,督促勞務派遣單位和用工單位規范派遣和用工行為,勞務派遣用工逐步規范,較好維護了被派遣勞動者合法權益。

    推進實施集體合同制度攻堅計劃,推動建立規范有序的集體協商機制也是近年來勞動關系協調機制建設的一個重要任務。以工資集體協商為重點,在已建工會的企業推進企業層級集體協商,在非公有制小企業或同行業企業比較集中的街道(鄉鎮)和工業園區推進行業性、區域性集體協商,集體協商覆蓋范圍進一步擴大,實效性逐步增強。

    今年7月17日下午,一個特別的“三方委員會”——江蘇省餐飲行業協調勞動關系三方委員會在江蘇成立。有關人士認為,在省級探索建立行業協調勞動關系三方機制,江蘇率先做了一種嘗試,將有利于推動餐飲行業構建和諧勞動關系,促進行業高質量發展。

    江蘇省餐飲行業省級層面的“三方委員會”成立,是我國三方機制迅速發展的一個縮影,在基層,三方機制已遍地開花。

    協調勞動關系三方機制是世界各國治理勞動關系的重要機制和通行做法。2001年8月,勞動保障部、中華全國總工會、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根據1990年全國人大常委會批準的第144號公約等有關三方機制的國際公約,借鑒國際勞工組織和有關國家三方機制建設的經驗,建立了國家協調勞動關系三方會議制度,在勞動關系領域建立了一個國家層面全新的社會對話渠道和協調機制。2011年,國家協調勞動關系三方會議第十六次會議將全國工商聯正式納入,拓展了三方協商合作范圍。201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出臺的《關于構建和諧勞動關系的意見》,要求各地進一步完善協調勞動關系三方機制的組織體系和職能,建立健全協調勞動關系三方委員會。2017年,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提出“要完善政府、工會、企業共同參與的協商協調機制,構建和諧勞動關系”新要求,這為新時代構建中國特色協調勞動關系三方機制提供了戰略指引和根本遵循。

    十八大以來,全國縣級以上普遍建立起三方機制,有的地區還將三方機制向鄉鎮(街道)和工業園區延伸,一些地區創新了三方機制組織形式和運行方式。目前,全國共有20個地區建立了省級協調勞動關系三方機制。中國協調勞動關系三方機制在十多年的發展過程中,各級三方在參與勞動立法、推動健全勞動關系協調機制、調處重大勞動爭議等方面發揮了廣泛代表性、有序參與性和行動協同性的積極作用,為發展和諧勞動關系、促進社會公平和正義、維護社會穩定作出了積極貢獻。

    雙輪驅動 勞動人事爭議調解仲裁工作取得新進展

    十八大以來的這幾年,勞動人事爭議調解仲裁工作不斷完善,調解仲裁效能持續提升。雙輪驅動下,勞動人事爭議調解仲裁工作實現了彎道超車、跨越式發展。

    受理的勞動人事糾紛100%調解成功,基層勞動人事糾紛實現“最多跑一次”,全市勞動人事糾紛多元化解中心服務平臺共接待投訴2946人次,受理案件914件,成功調解800件……這是2017年4月在杭州市構建和諧勞動關系綜合試驗區現場推進會上,杭州市人社局相關負責人給出的一組統計數據。

    杭州市在2015年“10號文”出臺之后就在街道開展勞動人事糾紛多元化解平臺的試點工作。杭州市以該平臺為中心,融合綜治、司法、公安、工會等各部門力量,實現勞動人事糾紛統一受理、協同處理,打造和諧勞動關系綜合試驗區。

    杭州市人社局相關負責人形象地把建設勞動人事糾紛多元化解平臺比作打通了任督二脈———任脈,就是整合人社系統內部的各方資源;督脈,就是充分發揮各部門的力量,協同處理勞動人事糾紛。

    在杭州市開展勞動人事糾紛多元化解平臺試點工作的背后,是這樣一個不可忽略的現實:隨著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經濟下行壓力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力度不斷加大,事業單位等改革不斷深化,勞動人事爭議進入多發期,勞動人事爭議數量增多與處理難度加大并存的態勢將持續存在,預防化解矛盾糾紛的任務更加艱巨繁重。

    同時,新形勢下勞動人事爭議處理工作中也出現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調解仲裁工作與爭議處理的需要仍然不相適應,仲裁辦案制度不夠健全,調解仲裁隊伍能力建設需要進一步加強,調解仲裁基層基礎工作還比較薄弱。

    為了切實落實中央要求,有效解決實踐中的問題,2017年3月21日,人社部會同中央綜治辦、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財政部、全國總工會、全國工商聯、中國企聯等部門,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加強勞動人事爭議調解仲裁完善多元處理機制的意見》,聚焦預防協商、調解、仲裁、調裁審銜接和基礎保障五大機制,完善勞動人事爭議多元處理機制,強化企業在勞動人事爭議處理中的第一道防線作用,加強協商調解在勞動人事爭議處理中的基礎地位,充分發揮調解仲裁在社會矛盾糾紛多元處理機制中的作用。

    效能提升是調解仲裁工作永恒不變的話題。十八大以來,調解仲裁效能提升工作在全國各地調解仲裁機構廣泛開展。

    結案周期縮短25%,近3年平均累計結案率為92%,較2013年以前提高了近7個百分點。裁決書整體文字量減少30%,8成爭議案件在仲裁階段實現案結事了……這是深圳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自2013年開展要素式辦案改革以來取得的成果。實踐證明,仲裁效能得到極大提升,要素式辦案模式成為深圳市仲裁效能提升的新亮點。

    要素式辦案就是通過歸納和提煉案件涉及的基本要素,圍繞爭議要素開展案件處理工作,包括強化庭前引導、優化庭審程序、簡化裁決文書3個環節。

    在推進改革、提升效能的過程中,深圳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成立改革工作領導小組,充分做好前期動員工作,及時轉變仲裁工作人員觀念和做法;同時加快健全規則,規范操作,借鑒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改革經驗,制定了《要素式辦案規則》及與之相關配套的一系列文書格式模板,加強業務培訓和辦案指導,仲裁效能有了質的飛躍。

    與深圳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效能提升同步,各地調解仲裁機構結合當地實際,以提高效能為中心,不斷開拓創新,探索靈活、便利、快捷的辦案方式,為當事人提供公正高效的服務。

    譬如對爭議案件進行分類處理:對小額、簡單爭議案件,依法普遍適用簡易程序;對涉及國家勞動標準案件,依法通過終局裁決方式處理;對集體勞動爭議案件,充分發揮工會、企業代表組織等仲裁委員會組成部門的作用。

    此外,各地還采取加大終局裁決力度、推進調裁審銜接工作機制建設、運用信息化手段提高辦案效率等方式提高工作效能,取得良好效果。

    重拳出擊 勞動保障監察執法力度不斷加大

    今年7月12日,人社部向社會公布今年第一批拖欠農民工工資“黑名單”,共涉及14家違法企業和6名違法人員。被列入“黑名單”的企業及有關人員,不僅受到人社行政部門的查處,其“黑名單”信息還被推送至國家信用信息共享平臺。相關部門按照有關規定,對這些違法企業和人員在政府資金支持、政府采購、招投標、生產許可、資質審核、融資貸款、市場準入、稅收優惠、評優評先等方面實施聯合懲戒,使他們在全國范圍內“一處違法、處處受限”,提高失信違法成本。

    通過“黑名單”制度的實施,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誠信已經成為企業和個人非常重要也應該珍惜的“金字招牌”,一旦失去,無論企業還是個人,都將面臨各種限制,失信成本很高。

    十八大以來,勞動保障監察制度建設不斷強化,效能不斷提升。

    在制度的頂層設計方面,2016年1月19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全面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的意見》。自此,農民工工資清欠工作進入一個新時期。

    同年,人社部出臺《企業勞動保障誠信等級評價辦法》和《重大勞動保障違法行為社會公布辦法》,為提高欠薪企業違法成本,有效震懾違法行為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障。

    為了充分運用好法律武器,將拒不支付勞動報酬違法人員繩之以法,從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將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納入刑法以來,針對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案件的相關文件密集出臺,惡意欠薪得到有效遏制。2013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出臺《關于審理拒不支付勞動報酬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12年12月、2014年12月,人社部與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印發《關于加強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案件查處工作的通知》《關于加強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案件查處銜接工作的通知》,對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的打擊力度不斷加大。

    在加大對惡意欠薪打擊力度的同時,勞動保障監察隊伍建設也取得閃亮成績。

    2015年7月,經國務院同意,人社部與中央編辦、財政部聯合印發《關于加強勞動保障監察執法能力建設的意見》,提出了加強勞動保障監察執法能力建設的總體要求和目標。

    在隊伍建設方面,嚴格加強監察員資格管理,全面落實持證上崗制度。編寫勞動保障監察培訓教材,加大監察員培訓力度,完善分級分類培訓體系,加強培訓的針對性和實效性,勞動保障監察員執法能力和專業素質進一步提高。截至2016年底,全國共建立4725個勞動保障監察機構,機構組建率為98%,配備專職勞動保障監察員2.6萬名,兼職勞動保障監察員3萬名。

    近年來,構建和諧勞動關系在維護廣大勞動者合法權益,促進經濟持續健康發展,鞏固黨的執政基礎,保障社會和諧方面均發揮了重要作用。和諧是我國的主旋律,也是我國勞動關系的主旋律。在構建和諧勞動關系的道路上,我國將繼續高奏凱歌,奮力前行。(王永)

    • 勞動關系
    推薦閱讀
    欧美成人免费va影院高清